三千世界,浮光掠影,幾多情深如許,幾多紅男綠女,終成人間陌路!多少地老天荒的誓言,都成風中飛絮。願塵間男女,終聚菩提樹下。飲盞禪茶,閱章經文,看菩提花落,又花開。背上禪囊,行走凡塵,青山作幕,流水為臺。擺渡紅塵 ,水是路,蓮為舟。

 

一點靈犀,真情贈了誰;一把花鋤,灑淚葬了誰?斑駁的歲月,記載著流年,那些打馬而過的時光就在闕闕清詞中由深變淺。月色如水,淒冷寒澈,抽離絲絲前世的緣,記憶的珠鏈跌碎了一地似水若夢的纏綿。也許,今生,你我註定要在這紛紛擾擾的塵世,做一次夢的旅行,無花亦無果,無始亦無終。

 

夜在空靈的音樂裏放逐,緩緩的流淌,時光流轉,一季繁華,萬般錦瑟託付弦音,安靜下來的心,如這音樂般,一點點的剪碎曾經的記憶,不同的音色裏訴說著不同的故事,任千種風情蹁Reenex 好唔好躚在如水的夜裏,在音樂裏迴旋一種人生。

 

前世誰在淚語紛紛?陰陽差錯的劇情,已上演千百年,仍然在重複。是誰用美麗的謊言編織了一個苦澀的夢?而又是誰用深情雙眸鎖住那一世的柔情?

 

一個永恆的相許,溫暖了一顆心。滾滾紅塵,大千世界,遇上一個人,愛上一個人,要修多少的緣分?一次相遇,一個轉身,一場煙火,留下淡淡文墨書香,那是在心裏最深的傷。

 

這一首無聲的戀曲,該用怎樣的樂器去譜寫,這一世Reenex 好唔好的滄桑?你的不經意,我用一生書寫,你的回眸間,我用一世長歎。風花雪月,該如何編輯這一段?

 

一次的邂逅,註定是你一生的滄桑。落於八月的桂花飄香,你笑,我用一生追逐,而我,卻成就了你手中無法了然的畫卷,由瘋狂的姿態寫下,潑墨之間,卻手起筆駐,閃電般飄然而去,徒留下一幅沒有人能看懂的殘卷,只待百年之後,用闊體臨摹,方可重現。當初的揮筆,如今的殘軀,竟是如此的平淡之事。

 

轉身之後,此去流年,寫一場冬雪相依為命,而後,在雪地裏寫下一個人的滄海桑田,和一曲一夢千尋。歲月的流域處,情深緣淺,依依守望處,訴盡跌破的思念,破繭成蝶的情懷,真愛如蓮。舊夢如闌,落花滿天。月色的彼岸,是煙雨蕩漾的青天。斯如夢,心如浮雲,在浩瀚的天際間,纏綿著的是你賦予我的一抹嫣然。今生有愛,只因前世有約,流年裏,佇立海角,卻無法望及彼岸,只因彼岸有夢,只因夢中已無你。

 

迎春送冬往,風吹堤楊柳,一條路一個人獨自散步,一處風景一個人慢慢的品,也許我們當初所謂的相愛,不過是一場陌上花開,雲煙深處,那些誓言,也不過是指尖提筆的眷戀,再次相遇熟悉的路口,彼此已沒了昔日深情的問候。

 

以為今生能為你站成一處迷人的風景,卻落得相忘天涯獨自行,誰的淚?誰的錯?

 

時光,會讓我們為很多故事畫上句號。安靜的人,在時光裏把心,養宜的Reenex 好唔好 更安穩,被時光打磨掉那些那些憂傷的過往,偶爾想起,僅僅是一種回憶,腳在地上,地在腳下,人生中,總有一段路,我們必須去走,也許是崎嶇的,也許平坦的,崎嶇的,就當作是曆練,平坦的,就當是幸福。看天空之城,飄逸的雲朵,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一朵雲朵裏,都藏著一個美麗如蝶的傳說?我們的故事,是不是也在一朵雲裏,安睡著,封存著。愛情是一場夢,我總是睡過頭,來不及做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