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éer mon blog M'identifier

男人如書,女人如詩

Le 12 juillet 2016, 06:20 dans Humeurs 0

英俊的男人猶如一本精裝書,封面典雅,裝幀精美,無論其正文內容如何,總能抓住別人的第一視線,待到仔細翻閱時,或大呼上當或心悅誠服,但翻書的那一刻,心情總是美麗的。

 

男人如書,女人如詩高深的男人猶如一本辭海,其厚重令人望而生畏,想一閱,必先得掂掂自己幾斤幾兩,能否與之匹配。這類書,只有同樣高深的女人才有福享受。

 

平凡的男人猶如一本新華字典,淺顯易懂,隨手可翻,從小到老,定可相伴一生!

 

未婚的男人猶如一隨筆散文,輕鬆隨意,讀來琅琅上口,只是過多過濫,常常錯過好書!

 

已婚的男人猶如一本借來的書,為著一刹那的欣喜捧到手中,越讀越精彩,越讀越感動,突然被告之,借期已到,不還定罰,餘味無窮,依依不捨,照樣買回一本自己的,卻已不是先前的那一本!歎一聲:“書是別人的好!”。

 

離婚的男人猶如一套叢書,不管你情願不情願,只要看上了其中的一本,對不起,一套供應,不論是好是壞是多餘的是附加的,一起買去,令人躊躇再三,為了喜愛,只能消受硬性搭配的無奈。

 

多情的男人猶如一本通俗小說,趣味不高,格調不低,只供消遣,無需當真,但若是通俗不庸俗,風流不下流,尚可登大雅之堂,否則,只能流入地攤。

 

有名的男人猶如一本編號珍藏本,因獲得而喜悅,因收藏而焦慮,終日惴惴不安,恐遇賊盜,平添三千煩惱,高處不勝寒,平凡即是福!於是高價轉讓,從此無憂!

 

成功的男人猶如一本字帖,令人羡慕,邀人效仿,殊不知,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字帖上光環底下有幾多磨練,買回去學得成學不成還須看各人造化。

 

本人主張,要與英俊的男人握握手,與高深的男人交朋友,與平凡的男人過日子,與成功的男人多交流……

 

二十歲的女人是一首抒情詩——臉如山桃帶蜜,眉聚山川秀色;笑生花香,流盼帶電;身姿玉樹臨風,裙裾孔雀開屏;從烏黑若垂天之雲的頭髮到輕盈似蝴蝶嘻戲的步態,都是美的化身。

 

三十歲的女人是一篇風景散文——豐隆的胸脯展示著內心的富足;端莊的舉止展示高雅的風度;清澈的目光洗滌著淡淡的哀愁。雖然青春的背影只能在作憑欄時定格為遠景,但一輪滿月似的臉龐仍飽蘊溫柔,燦爛著婚後的每一個夜晚與白晝。

 

四十歲的女人是一出戲——生活舞臺上她是丈夫和兒女的配角。為演好妻子和母親的雙重角色,眼角悄悄爬上魚尾紋和十指的皸裂,是必要的化妝,而夫君髒衣服和孩子的課程表,則是不可缺少的道具;

 

五十歲的女人是一篇哲學論文——走過了多少坎坷曲折的道路,都在額上縮影出路線圖,時光的積雪也在兩鬢結成秋霜,彙聚成了酸甜苦辣和冷暖炎涼的心潭,因不起波瀾而深不可測,足以淹沒任何男人。

 

女人是一本書,但並不是每一本書都那麼耐讀。

 

漂亮女人有點象暢銷書,但往往因流行而品味不高,過目不久即被忘卻,成為舊掛曆。

 

醜陋的女人未必就是工具書,只要她內涵豐富,常常讓人覺得開券有益,大家也都願意同她接觸。

 

最可卑的女人是那種濃妝豔抹出言粗俗的,簡直象一本外面裝禎華麗可內文卻錯字連篇的盜版書,讓人感到是走在遍佈垃圾的胡同。

 

最可敬的女人是善解人意又心智成熟,無論她年輕或衰老,都象啟迪人心的名著,讀者過目不忘,以致忽略其包裝究竟是堂皇抑或簡樸,這種女人堪稱書中聖經,人中聖母。

 

一個男人畢生可以讀很多書,結識很多的女人,但能夠以愛心去精讀細讀反復讀的藏書大抵只有一本——自己的妻子…… 

認識一個人,真好

Le 6 juillet 2016, 05:24 dans Humeurs 0

當承諾像美麗的窗紙一樣破損,不再能遮風擋雨,某種蒼涼沁人心房。這時,一個人,或許是熟識的,或許通渠是陌生的,走過來對你說:你真幸運,沒讓那張薄紙延誤了一雙可以望得更遼遠的眼睛。

 

認識一個人,真好!於是,你在一瞬間抖落了一身的抑鬱。

 

你不禁會說:認識一個睿智的人,真好!

 

一次傾其所有的選擇導致了一次慘不忍睹的失敗。"懷疑自己"像一把利刃刺割著你淌血的心靈。跌倒在荒野裏,你失聲痛哭。有一個人,他拎著簡通渠陋的行囊,走過你身邊,仿佛不經意地遺落一句:是讓失敗改變選擇,還是讓選擇扭轉失敗呢?往前走吧。走,總是好的。於是,你爬起來。說:真的,哪兒有趴著的冠軍呢?

 

在人生無法逃避的跌宕中,認識一個樂觀的人,真好!

 

當你正如朝陽初生時,你看到身邊的人如影相隨。一次突如其來的變故阻斷了你噴薄而出的燦爛。於是,在你張開雙臂等待支撐時,驀然回首,卻發現,從前的許多人已漸漸遠去……你看到,來時的路上已寂寥無聲;你聽到,自己的心空驟然落雪。

 

這時,他(她)從你的背後走來,那是你我一直忽略甚至漠視的一個人。他(她)沒說一句話,只是雙通渠 手捧過一杯升騰著嫋嫋白霧的熱茶,放在你冰涼的手心裏,然後悄然離去。像從未曾來過,又像彼此相知已久……

 

豁然間,你感悟了,真正的關懷,是一杯清茶就足以溫暖一顆封凍的心,是一根小火柴就足以點亮一片黯淡的心空。

 

在人世間的沉浮冷暖中,認識一個沒有沾染功利的滿懷愛心的人,真好……

靜默年華,許下春暖花開的心願

Le 23 juin 2016, 04:10 dans Humeurs 0

枯葉惹人思,皚雪迎春到。幾度秋來,又總是在這樣的冬日裏輪回。如今,一轉身,卻將要春暖花開。

 

如果你看到現在的我,一定想不到曾經的我是一個懦弱的逃客。奔赴在沒有結局的故事中,穿梭於甚收毛孔是陌生的城市裏。再去想,已經不知是什麼樣的力量讓即將放棄向陽的我重新回歸至溫暖的流年裏。只知道我一直在最深的絕望裏看最美的風景,不知不覺竟也看到前方有些許的光明。於是我信步出發,終是在那個渡口看到久違的陽光。

 

你是否也有過這樣的感覺,想去努力微笑卻總在笑過之後內心更加空蕩?想去旅行卻總在一個人的旅途中迷失了自己?有一根刺總在你內心最柔軟的地方想讓你痛你就會痛。然後有一天你會發現,突然就不痛了,許是痛久了便麻木得沒有了知覺。是不是有些你念念不忘的人和事在也終是抵不過歲月將它一點點溶解直到漸行漸遠地淡出了你的世界。當你再竭力在腦海中搜尋那些過往,竟然是一個個碎片卻再也拼湊不出當初的模樣。此時的自己,只想對著天空傻笑一聲,那個人是驕傲的我嗎?為何那麼陌生?

 

總在想如果世間真有輪回,那我的前世是何許人也,又身在何方?倘若可以選擇,我真想秉劍天涯詩意人生做一個灑脫的行者,赤條條了無牽掛。從未在誰的生命中出現,那麼便不會被誰忘記,更不會活在別人記憶中,然後被一點點的淡忘。縱是過客,也總會留下支言片語的情思,縱是無心,也總會在輾轉的年輪中蹉跎了歲月。而那時的我可不可以選擇做一個無心無情之人,以一顆淡漠悠然的心行走在落花流水間,從此,不問世事紅塵,不悲人間疾苦,不談自身悲憫。莫要怪梁間燕子太無情,你哪知它多情曾換孤伶仃,一腔柔情空無掛之傷痛,莫要怨江湖兒女總無心,你哪知他心有大志不能報,經年便行天涯輪落人之無奈。

 

寒塘渡月影,冷月葬花魂。寂寞在左岸,憂傷在右岸,我恍如隔世地聽見黛玉在風高夜黑的亭院淺淺吟唱。儂今葬花人笑癡,他年葬儂知是誰?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為何我能那麼深深地覺到千百年前她心中訴不完的離別殤和她流中流不盡的相思淚。如若可以,作者可不可以換一種結局,讓銷香玉隕的她也在塵世中好好和他的寶哥哥刻骨銘心地愛一回,休要管它倫理家數,閒言碎語。難道這一生只為還盡她前世欠下的眼淚嗎?那麼塵緣已盡之時就是離別轉世之時嗎,那他們的下輩子還會有著怎麼樣的遇見,演繹著如何的曠世絕戀,亦或許從此只是修為不同仙道有異便再見變成不相識的模樣呢?

 

不斷暇想未來,卻總在不停更改結局,從一個的故事的主角轉而又變成另一故潤唇膏事的配角。終沒有一場戲是完全地屬於自己的,然華麗的轉身之後,我還是會選擇完美的謝幕。將所有的遺憾和餘情都用一個再也不會回望的背影去代替吧。在花還開至荼蘼,以一種姿態讓自己活得無可替代。告訴自己,你就是那不可複製的唯一,你就是不容忽視的公主。雖沒有王子的城堡,但卻有自己驕傲的小世界,從不讓人輕易走近,只怕污濁了那方淨土,驚擾了那片蓮心。我沒有那傾城傾國貌,只是個素色女子。連美眷都抵不過似水年華,何其平常女子,不過也有那歲月催人老容顏易改的感傷罷了。就如此刻卻想安之若素的情懷孑然了此生。何必問我怎如此年紀便這般黯然,你只知我的名字卻不知我的故事,你只知我的文字憂傷卻不知我心中向陽。淡然只是我的一種追求,放空也只是我的幾度渴望。然我還是那個穿梭在紛繁年華中喧鬧的自己,每天為著生計奔波在沒有歸期的工作中,或許只有這樣才能適應這個社會,才能不負養育了自己的父母家人。

 

終是春華秋實,秋去冬來,憐一抹春色入眼,許自己一個春暖花開的心願。就這樣沉醉吧,唯願醒來時已是滿園春色關不住的景象吧。你看那冬天裏的陽光其實也可以溫暖人心,它也從未離開陪伴著寒冷中的你。人們總盼望著花紅柳綠的春天,常常忽視了冬日裏的美景。這個冬天也需要你的見證,讓它變得獨一無二吧,哪怕四季美容儀器 中它最後才出現。請讓我帶著微笑看冬日裏皚皚白雪聽冷夜裏咧咧寒風,去感受這個季節的美麗。

 

靜默年華,許下春暖花開的心願。你還出現,我怎敢老去?

Voir la suite ≫